热门搜索:  as  test

苏锐摇了不犯河水么没关系有困难就去克服没有矛盾

时间:2018-10-28 08:27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薛如云的脸上也是露出苦笑,她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,转而对齐啸虎说道:“苏锐可是有不少红颜知己的,我可排不上号呢。”
 
    齐啸虎登时不满意了:“什么样的红颜知己能够比得上薛妹子你啊?让那些女人统统靠边站,不说别的,苏老弟在我这儿,这弟妹我还就只认你一个了!”
 
    这霸道的话语让苏锐苦笑不已,但是薛如云的心里却是涌上来一丝甜意,毫无疑问,齐啸虎说出了她一直以来的小理想。
 
    虽然很难实现,但是只要能听一听,就很让薛如云感觉到满意了。
 
    不过,这就等于把一旁的张紫薇给自动过滤掉了,齐啸虎说完“做媒”的话之后,才看到这俏生生的青龙帮第一副帮主,似乎想到了什么,讪讪的干笑两声:“当然,紫薇也是我亲妹子,实在不行,苏老弟你通通拿去好了,肥水不流外人田,别客气!哈哈哈!”
 
    这个家伙说完之后,竟还哈哈大笑,似乎觉得自己的主意非常赞。
 
    之前见面还对张紫薇爱答不理的,转眼之间人家姑娘就成了他老齐的亲妹子,真是让人够汗的。
 
    苏锐满脸黑线,见过乱弹琴的,没见过把琴弹成这个样子的,这样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是怎么把帮派做到那么大的?
 
    不,齐啸虎的嘴里跑的不是火车,而是尼玛的航空母舰!
 
    张紫薇的俏脸微红:“齐大哥可别开我的玩笑,我和苏锐只是普通朋友而已。”
 
    “朋友?这两个字可以有很多解释啊!”齐啸虎又很低级趣味的笑道:“男女朋友?”
 
    说罢,他那粗犷的笑声又回荡在包厢里面。
 
    真是老不正经的家伙!
 
    苏锐捂着额头,他头一次发现这黑帮老大居然是如此不能沟通之人。
 
    顽固不化,低级趣味,无聊至极——苏锐在心里暗暗的对齐啸虎下了几句评语。
 
    “好了,我也不开你们这些年轻人的玩笑了,说实话,我老齐老了,思想跟不上了,现在也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,崇尚自由恋爱。”齐啸虎终于说了句靠谱的话了:“不过我可得好好提醒一下你们两个妹子,我这苏老弟可是万里挑一的人中之龙,如果不早点下手,被人抢走了,你们两人可是哭都来不及啊。”
 
    薛如云和张紫薇情不自禁的对视了一眼,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情绪之后,不禁同时露出无奈的笑容来。
 
    她们从彼此的笑容之中读出了一种味道,那就是——在苏锐的身边,她们是姐妹,但更是竞争对手。
 
    苏锐脸上的黑线不减反增:“齐老哥,你这可就是在埋汰我了,我虽然很优秀,但也没到让两个漂亮妹子同时喜欢的地步。”
 
    这话说的就有点颇为不要脸了,薛如云和张紫薇齐齐撇了撇嘴。
 
    齐啸虎和苏锐笑呵呵的说了几句毫无营养可言的话,然后转而看向了薛如云,上一次见面的时候,薛如云还是个小孩子,如今就已经出落的如此动人,不得不说,这个世界还真的太奇妙,让两鬓全白的齐啸虎都有些唏嘘感慨了。
 
    “能够看到妹子你过的那么好,我老齐的心里真是舒坦多了。”齐啸虎笑吟吟的看着薛如云,眼中满是赞许之色:“不错,和你母亲当年越来越像了,对了,你母亲现在怎么样?她也回南阳了吗?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薛如云的脸上难以控制的涌出一线黯然与哀伤。
 
    “她积劳成疾,很久以前就去世了。”薛如云垂下了眼帘,这是她心中最痛的地方。
 
    如果母亲仍旧好好的活在世上,或许薛如云也不会愿意破釜沉舟的回来报复薛家。
 
    “去世了?”
 
    啪!
 
    齐啸虎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,碗筷和酒杯全部被拍的跳起来,整个人都被快要气疯了:“薛家,欺人太甚!我老齐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!一个个的,压根就没个好东西!要是惹急了我,老齐我非把信义会的战堂给派过去,和薛家好好的干一场!”
 
    他现在控制着信义会的战斗力量,要是真是一声令下,战堂绝对会冲过去的!
 
    当然,这也是苏锐希望看到的结果。
 
    一旁的属下听了这话,简直吓得面如土色,毕竟薛家在南阳屹立多年,积威很深,就连信义会对于薛家也从来都是能让就让,齐啸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立场鲜明的话语,显然是有些犯了忌讳的。
 
    “齐帮主,慎言,慎言啊。”属下连忙提醒道:“万一被薛家听到了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 
    “麻烦?麻烦个屁!难道我还怕他们不成?”齐啸虎脾气一上来,那可是九头牛都拽不回来的主,他指着属下的鼻子,说道:“我老齐要做什么,还不需要你来教,再敢多说一句废话,立刻给我滚出去!”
 
    薛如云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,还是说道:“齐大哥,报复薛家是我自己的事情,我是不希望信义会也跟着蹚这趟浑水。”
 
    虽然薛如云知道苏锐是故意挖了坑,想要把信义会给拉进来,但谁让齐啸虎是她的救命恩人呢?至少薛如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,她不想看着信义会因为此事而受到任何的损失。
 
    苏锐清楚的看到了薛如云眼中的歉意,点了点头,笑了笑,用眼神表示理解。
 
    可是,齐啸虎却不乐意了,他横眉立目,嗓门再次抬高:“这怎么是蹚浑水呢?我老齐这大半辈子就是这样过来的!谁敢让我不痛快,我就让他们不痛快!哪怕是薛家,也是一样!”
 
    直接,霸气,够爷们!
 
    不管今天苏锐针对这顿饭局所抱有的目的究竟如何,但他真是有点喜欢齐啸虎了,虽然这汉子嘴上经常跑火车,但是一腔热血可绝对不是假的。
 
    或许,齐啸虎能够把他曾经的帮派做到这种地步,可能也就是依靠着这种独特的人格魅力吧!
 
    苏锐主动的站起身来,拆开了一瓶五粮液,先给齐啸虎倒满,然后也把自己的杯子倒满。
 
    玻璃酒盅,一杯就是半两。
 
    苏锐举起酒杯,说道:“齐老哥,就冲你这句话,我苏锐就得先敬你一杯。”
 
    齐啸虎也站起身来:“这怎么行,苏老弟远道而来,得我敬你才是,我先干为敬,就当老哥我给你接风了。”
 
    说罢,他真的是主动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如果别人知道了苏锐的真正身份,或许都会有些忌惮,敬畏交杂,但是齐啸虎不一样,他喜欢苏锐的性格,喜欢苏锐的为人,这和苏锐究竟是谁的儿子并没有一丁点的关系!
 
    看着老齐如此热情,苏锐不禁有点汗颜,他把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之后,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,有点惆怅。
 
    早知道齐啸虎是这样爽快直接的人,苏锐就不会祸水东引了,可是现在,对薛明凯的诱饵早就已经放出,接下来的事情也不受他的控制了。
 
    “去,告诉服务员一声,上菜!”齐啸虎说道。
 
    “可是,齐帮主,咱们不等李帮主来就开席吗?”一名属下犹豫着问道,毕竟李圣儒才是老大。
 
    “等什么等,李圣儒来的晚了怪谁?我反正不能让苏老弟和我两个亲妹子饿肚子吧?”齐啸虎一扇属下的后脑勺:“给我喊服务员上菜去!”
 
    “好,好,我这就去。”
 
    这下属连忙跑到包间门口,对着外面喊道:“服务员,快点上菜,越快越好!”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响起了一道极为嘲讽的声音:“上菜?上你妈全家的菜!”
 
    那名齐啸虎的手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胸口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脚,整个人向后摔去,把打麻将的桌子都给砸翻了!
 
    薛明凯背着手,阴沉着脸走进来,扫视了一圈,然后对着苏锐冷冷笑道:“赚了我将近两个亿,就来这里消遣了?今天,我看你往哪里跑!”
 
    ps:第三更终于写好了,我还是挺喜欢齐啸虎这个角色的,睡觉去了,大家晚安。
 
 第855章 老当益壮!
 
    薛明凯走进来,身后还跟着一大波人,呼啦呼啦的,甚是威武。
 
    相比较而言,齐啸虎这边的人手就显得寒碜许多了,甚至其中还有两个大姑娘,看起来实在是没什么战斗力。
 
    “你们是谁?给我滚出去!”
 
    那个砸翻了麻将桌的信义会下属捂着胸口站起来怒骂道,结果朱林从薛明凯身后窜出来,单手揪着他的领子,一拳就将其放倒在地。
 
    身为薛明凯的保镖头目,朱林的身手还是不错的。
 
    可是,他完全没有意识到,自己这一拳将会给薛家带来多么大的麻烦!
 
    薛明凯环视了一眼,发现那位勇猛无敌的“菜鸟”拳手并没有出现在现场,心不禁彻底放了下来。
 
    在朱林请求支援的时候,薛明凯就决定亲自赶过来,以报昨天晚上的仇。
 
    薛家擂台经营了那么久,一直都是大赚特赚,结果薛明凯接手之后,一个晚上就输掉这么一大笔钱,这个面子如果不讨回来,那么别说擂台的亏空补不上,他甚至就有可能被老爷子狠狠训斥一顿,然后从此以后彻底失去竞争家族继承人的资格。
 
    由此可见,能否从苏锐的手里拿回这一千七百多万,对薛明凯而言真的是至关重要。
 
    甚至,这还只是弥补损失的开始,由于邵飞虎把生死擂台的十名亡命徒全部重伤,导致吸金能力最强的生死擂台此时竟是无人上场,赌客们的意见简直翻了天,几乎可以预见的是,在未来的一个月内,如果薛家找不到合适的人来顶替,那么赌客们将会越来越少。
 
    “你倒是跑啊,你怎么不跑了?”薛明凯冷冷的看着苏锐,嘴角带着一丝嘲弄之色。
 
    南阳是自己的地盘,苏锐一个外乡人,又能翻腾出多大的浪花来?
 
    苏锐摇了不犯河水么?没关系,有困难就去克服,没有矛盾……那就去制造矛盾,这是苏锐非常擅长的事情。
 
    去薛家的黑拳擂台挑战,苏锐并不是仅仅为了挣这一个多亿,这笔钱虽然很多,但和太阳神殿的总资产相比,还不至于被苏锐太过看重。
 
    他是想帮薛如云一把,让信义会成为她的助力。从来到南阳之后,苏锐的每一个步骤,都是在挖坑,每一个看似不起眼的举动,都有可能是精心准备过的。
 
    幸好,薛明凯还算给力,让整个事情的走向和苏锐预先设定的剧本保持了一致。
 
    “从我那里骗出来那么多钱,就带着妞来这里逍遥了?”薛明凯冷冷看着苏锐:“你以为南华楼也是你这种人能来的地方?”
 
    说话间,他扫了一眼张紫薇,眼中闪过了一丝沉迷,不过当薛明凯的目光落在薛如云的身上之时,眼睛中瞬间爆发出浓烈的惊艳之色。
 
    这种脸蛋漂亮身材劲爆的御姐型美女,一直是薛明凯最喜欢的类型,简直是无法抗拒。
 
    和薛洋不一样的是,薛明凯并没有见过薛如云,在后者被赶出薛家的时候,薛明凯才刚刚呱呱坠地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记忆可言。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