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  as  test

身为薛明凯的贴身保镖他们的消息实在是太闭塞了

时间:2018-10-28 08:21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“齐老前辈,我这次和紫薇帮主一起过来……”
 
    苏锐讪讪的,还没说完,就被齐啸虎打断了。
 
    “什么齐老前辈?我老齐今年才多大?别看咱年龄不小,但是心年轻啊!”齐啸虎指了指几个手下,很是不屑的说道:“就这几个草包,我老齐一巴掌就能扇飞五个,哪里老了?哪里成前辈了?”
 
    老齐真的是个实在人,但是这几句话让人听起来着实太无耻了。尼玛,就连无耻神功已经练到出神入化境界的苏锐,听了这话,也是无言以对,没喷出一口老血来都算是好的了!
 
    你老齐是能扇他们,可这几个人有一个敢还手的吗?
 
    齐啸虎笑呵呵的:“苏老弟,我虚长你几岁,你就叫我一声老哥好了,以后咱们两个就以兄弟相称,你看如何?”
 
    几个手下闻言,在一旁一起腹诽——尼玛,年纪都能当人家爹了,现在却还让别人喊你哥,占便宜也不是这种占法吧?
 
    苏锐摸了摸鼻子,挤出一丝苦笑:“甚好,甚好,如此甚好。”
 
    齐啸虎乐的抚掌大笑,整个大厅里都是他粗犷的笑声。
 
    张紫薇在一旁撇嘴,刚才她喊齐啸虎“前辈”,后者还爱答不理,苏锐一喊,立刻变得热情无比,这截然相反的两种态度真是让人有些承受不了,重男轻女到了这个份上,老齐也算独一份了。
 
    “走,咱们到包间里好好叙叙!”齐啸虎看来是发自内心的高兴:“小黄,去车子后备箱里把那一箱五粮液搬上来,我要和苏老弟不醉不归!”
 
    这时候的齐啸虎看起来很豪爽,但是接下来就让整个场面尴尬了许多。
 
    他很热情的说道:“我是不知道苏老弟今天来,都没让人拿酒,我心想和张紫薇这个娘们喝酒多没意思?既然你来了,得陪我一起好好的解一解酒瘾。”
 
    齐啸虎说完这句话,发现所有人都不讲话了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苏老弟,你哪里不舒服吗?”热情过头的齐啸虎关心的问道:“看你脸色不大对啊。”
 
    苏锐苦笑了一下,指了指张紫薇:“齐老哥,你先别管我,这边还有个脸色更不对的呢。”
 
    “张帮主,你怎么了?”齐啸虎转脸问道,这个家伙还心想张紫薇会不会是来月例了,真是的,女人就是事儿多,太不省心了。
 
    张紫薇知道齐啸虎是个粗人,倒也没怎么往心里去,而是打趣的说道:“怎么,我这个娘们站在这里,是不是让齐老前辈都吃不下去饭了?”
 
    齐啸虎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,他抚了抚后脑勺,尴尬的笑道:“那什么,我不也是一时失言吗?紫薇妹子,你齐老哥我没什么文化,要是说错了什么,可别往心里去啊。”
 
    得,现在他也成张紫薇的老哥了。
 
    张紫薇笑着说道:“能沾苏锐的光喊你一声齐老哥,紫薇这一趟南阳就没白来,也算是收获颇丰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可别打趣老哥我了,一会儿我自罚三杯,就权当谢罪了!哈哈哈!”
 
    整个大厅都回荡着齐啸虎的爽朗笑声,人人为之侧目。
 
    在南华楼这种高档酒楼,很少会出现这么高声喧哗的人,此时已经有客人向服务员提出抗议了,在他们的眼中,齐啸虎的表现就是三个字——没素质。
 
    在大厅的门外还有几个人,薛明凯的保镖头目朱林远远的看着几人上楼,表情有些阴狠。
 
    “我已经叫了人,等咱们的人手全部都到齐了,立刻动手!”朱林看了看手表,说道。
 
    “大哥,不用那么谨慎吧?”杨迪很不满意:“就这几个人,咱们应该能搞定,老是这样犹豫,万一目标再跑了咋办?咱们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他的!”
 
    “他既然敢到这里吃饭,那就说明短时间内跑不了。”朱林眯着眼睛,盯着苏锐消失的方向:“这是五少爷最看重的人物,越是机会摆在眼前的时候,越是得小心谨慎。”
 
    杨迪撇了撇嘴:“也不知道上次是谁说过,只要目标人物再出现,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拿下的。”
 
    朱林眼神凶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我需要你搞清楚,我才是现场指挥!”
 
    杨迪哼了一声,表示不满,但也不再吭声了。在他看来,己方几个人的身上都带着枪,想要搞定目标人物,并不是太难的事情。
 
    朱林又看了看手表:“再等二十分钟,我们的人手一来到,立刻动手!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一下,阴沉的说道:“今天,哪怕拆了这座南华楼,也得把他们带回去见五少爷!”
 
    杨迪闻言,打量了一下这南华楼的招牌,眼中露出贪婪的目光:“拆了南华楼?这的确是个好主意,这里那么赚钱,我早就看着不顺眼了!”
 
    身为薛明凯的贴身保镖,他们的消息实在是太闭塞了,竟不知道这南华楼的真正主人是谁。
 
    此时的苏锐正站在电梯里面,拿出手机,点开了某个界面。
 
    在那个界面里,几个红色的光点一直在小范围的移动着。
立刻被熏的皱起了眉头。
 
    “我说齐老哥,你们之前到底在这里抽了多少烟?喘都喘不过气来了。”
 
    齐啸虎眉毛一横:“苏老弟,你这就不对了,男人哪有不抽烟的?连点烟味都闻不得,这怎么行?可别跟个娘们似的。”
 
    不过,在说完这话之后,齐啸虎又看到了掩住口鼻的张紫薇,不禁嘿嘿一笑:“那什么,快把窗户全部都打开,谁要是再敢在这房间里面抽烟熏到了我的紫薇妹子,看我不打断他的腿!”
 
    这会儿的齐啸虎倒是没有半点的重男轻女了,反而对女性尊重无比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不太方便,现在的苏锐真的很想对齐啸虎竖个中指。
 
    几人落座之后,齐啸虎笑着说道:“苏老弟,除了紫薇妹子,你旁边的这个妹子是谁啊?之前可从来都没听你介绍过。”
 
    他指的自然是薛如云,从见面到现在,她还未发一言。
 
    “她是我的一个朋友,叫……”
 
    苏锐还没说完,便被薛如云打断:“还是我自己来介绍自己吧。”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